当前位置 行业新知 正文 下一篇:

竹已(竹已玩具项链)

其实竹已(竹已玩具项链)的问题并不复杂,但是又很多的朋友都不太了解竹已(竹已玩具项链),因此呢,今天小编就来为大家分享竹已(竹已玩具项链)的一些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问题的分析吧!

作者合集:竹已

《难哄》

温以凡、桑延

文案:

机缘巧合之下,温以凡跟曾被她拒绝过的高中同学桑延过上了合租的生活。

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

平静的生活中止于某个早上。

前一天晚上温以凡在自己房间睡觉,第二天却在桑延的床上醒来。

清楚自己有梦游的习惯,温以凡只能跟他道歉并解释。但接二连三地出现这种情况后,她跟他打着商量,提了让他睡前锁门的建议——

桑延不以为意:“你会撬锁。”

温以凡耐着性子说:“我哪有那本事?”

“为了和我同床共枕,”桑延缓缓抬眼,散漫道,“你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温以凡沉默两秒,诚恳道:“如果我真这样,你就愿意锁门了吗?”

“……”

温以凡:“那来吧。”

桑延:“?”

人骚嘴贱大少爷x其实很崩溃但也能做到比他更骚的假淡定

《折月亮》

云厘、傅识则

文案:

放弃追傅识则的那天,云厘红着眼睛,删掉了关于他的所有联系方式。

再后来,两人在一起后的某天。

云厘不擅长与人打交道,纠结了好一阵要不要删掉一个突然对她表露出暧昧倾向的男性朋友。

旁边的傅识则靠在沙发上,懒懒地看着她,突然笑了声,语气没什么温度:“可以。”

云厘抬头:“?”

“删我微信就这么干脆。”

“……”

轻度社恐x病弱冷败

《声声引你》

沈渝、周徐引

文案:

周徐引喜欢一个姑娘。

别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字,胖。

周徐引十分得意,胖点才好呢,现在的人就只知道骨感美,不懂得她这种肉嘟嘟的可爱。

一个手到擒来的老婆^^

周徐引掏出手机,拨通了胖姑娘的电话:“小渝渝,我来你学校了,今晚一起吃饭。”

对方直接拒绝:“改天吧,我有约了。”

得意洋洋骄傲自满的周大爷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心中顿时响起警笛声:“……跟谁?”

沈渝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一个追了我一阵子的师兄……”

“……”

“怎么了?”

没啥,就是觉得被打脸了。

呵呵。

《败给喜欢》

书念、谢如鹤

文案:

多年后,雨夜,书念再次见到谢如鹤。

男人坐在轮椅上,半张脸背光,生了对桃花眼,褶皱很深的双眼皮。

明明是多情的容颜,神情却薄凉如冰。

书念捏着伞,不太确定地喊了他一声,随后道:“你没带伞吗?要不我——”

谢如鹤的眼睑垂了下来,没听完,也不再停留,直接进了雨幕之中。

很久以后,书念抱着牛皮纸袋从面包店里出来。

转眼的功夫,外头就下起了倾盆大的雨,哗啦哗啦砸在水泥地上。

谢如鹤不知从哪出现,撑着伞,站在她的旁边。

见她看过来了,他才问:“你有伞吗?”

书念点头,从包里拿出了一把伞。

下一刻,谢如鹤伸手将伞关掉,面无表情地说:

“我的坏了。”

“……”

坐轮椅的阴郁男x有被害妄想症的小软妹

《多宠着我点》

安糯、陈白繁

文案:

安糯第一次见到陈白繁的时候。

他站在光亮的照明灯下,脸上戴着浅蓝色的医用口罩。

裸露在外的眼细长微扬,璀璨又温和。

身上的白大褂随着弯腰的动作晃动了两下。

随后,他将仪器探入病人的口中,垂下头,细细地检查着。

下一秒,男人开了口。

声音有些慵懒,却带了满满的安抚意味。

“不用怕。”

安糯对这样的陈白繁一见钟情了。

但她没有想过,

平时的他,跟穿上白大褂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你今天没有来找我。”

“我午饭是一个人吃的。”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安糯:“……”

傲娇狗腿插画师x作逼牙医

《奶油味暗恋》

林兮迟、许放

文案:

前一天林兮迟和许放吵架冷战,发誓谁也不和谁说话。

第二天,林兮迟心事重重地打开家门。

一眼就注意到靠站在门旁小角落的许放。

听到动静,许放望了过来,安安静静地看着她。沉默了几秒后,他忽然生硬地冒出了句:

“我失忆了。”

林兮迟咽了咽口水,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接了他的茬:“却还记得我是你的爸爸。”

许放:“……”

吹水佬x臭脾气

《偷偷藏不住》

桑稚、段嘉许

文案:

十三岁那年,桑稚偷偷喜欢上一个男人。

男人的模样冷淡慵懒,说起话来吊儿郎当的,经常来她家,一个下午窝在她哥哥房间里打游戏。

偶尔见她进来送水果零食,也只是漫不经心地掀起眼皮,笑得像个妖孽:“小孩,你怎么回事啊?一见到哥哥就脸红。”

妖孽腹黑x乖戾少女

《她病得不轻/陆遥知他意》

苏在在、张陆让

文案:

她病得不轻,却喜欢我。

那我就姑且认为她没有病吧。

——张陆让

***

“以后我跟你说‘让开’两个字的时候,意思就是。。。”

“嗯?”

“张陆让,把腿张开。”

“……”

“记得要张大点。”

“……”

清冷寡言男主x蛇精病女主

#你最爱的一本书#​

轻度社恐x病弱冷败,女追男《折月亮》by竹已

《折月亮》作者:竹已

89章完结+番外

主角:云厘X傅识则

标签: 女追男

轻度社恐x病弱冷败

小说简介:

女主是个勇气只存在虚拟世界,不知道如何和人相处的小社恐,男主是女主年少时崇拜过的人,主动追求男主,因为我生活中也有点社恐,所以我很理解主动追求人需要多大的勇气,亲测,是真爱。而且男主多次拒绝女主,啊,铜墙铁壁。女主就在备受打击,一蹶不振和死灰复燃,重振旗鼓中循环我想说姐妹你真勇!帅呆了

男主对女主其实一直很体贴,虽然他老是拒绝女主,冷淡女主,但是他对其他人更冷淡。男主从很久以前就和女主有过交集,认出她后对她多加关注,对女主有特殊性。

原文文案:

放弃追傅识则的那天,云厘红着眼睛,删掉了关于他的所有联系方式。

再后来,两人在一起后的某天。

竹已(竹已玩具项链)插图

云厘不擅长与人打交道,纠结了好一阵要不要删掉一个突然对她表露出暧昧倾向的男性朋友。

旁边的傅识则靠在沙发上,懒懒地看着她,突然笑了声,语气没什么温度:“可以。”

云厘抬头:“?”

“删我微信就这么干脆。”

“……”

小编碎碎念:

我喜欢里面的一句话社恐并不代表懦弱。

个人观点哈竹已大大的文我还是喜欢偷偷和难哄,折月亮这本可能是期待太高,老是忍不住挑一下毛病(笑哭)故事情节不怎么新颖吸引人,除了前面一点章节之外,女主社恐得不怎么明显啊

两人在一起后,因为彼此都是第一次谈恋爱,糖还是挺好磕的。

节选片段:

片段1:走了几步,云厘没忍住回头。

他还站在原来的地方。

男人眉目漆黑,肤色苍白,透着股冷意。人生得高,套了件白色短袖。身材瘦削,像棵卓立的孤松,却又不显得单薄。

一时间,有什么东西冲破了牢笼。

有朵迟迟不愿意发芽的花,在无人察觉的地方破土而出。胆怯又渺小,却也会受到月光的引诱,选择踏上人间,一窥究竟。

云厘忘了自己惧怕社交,忘了自己向来都对生人抱着避犹不及的态度。这一刻,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现在她不往前一步。

这可能就会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

可她希望。

还能有下一次见面。

云厘咽了咽口水,掌心慢慢收拢:“那个,我,我能跟你要个联系方式吗?”

片段2:旁边的椅子响了下,云厘回过头,发现又是那个眼镜男,吓了跳,往旁边挪了格。

台上,傅识则骤然卡顿了下。

他继续:“户内户外的体感定位……”

陈厉荣毫不自觉,又往云厘的方向挪了个位置。

傅识则的视线移到教室最后排,几秒的时候,他说不出话。

此时陈厉荣给云厘看了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从走廊面拍的,傅识则和另外个男生趴在栏杆上,两人手里都拎杯『奶』茶,看似在聊。

云厘还想进步看清楚,陈厉荣又切换到了他的微信二维码。进退两难,云厘还是加了他。

“不好意思,记不太清产品细,我取下资料。”

傅识则状若无事地走下台,径直走到最后排,抬眸和陈厉容视线接触时刻,停留在他身上几秒。

他伸手拿走云厘桌上那本宣传册,手拨到云厘身上,因此又往隔壁坐了格。

宣传册碰到了陈厉荣,傅识则低了低眼,等了会,语调漠:“不好意思。”

等傅识则回到台上,云厘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陈厉荣没有再坚持坐在旁边,而是起身换了个座位。

片段3:傅识则睁开眼睛看向她,眼神惺忪,他坐身,轻声道:“你来了。”

你来了?

仿若两人提前约好今晚要见面。

外界气温极低,云厘感觉树干上已结霜。傅识则这会儿抬头看她,双目澄净,和平日里的神态不同,眼角失掉了锋利,反像少年般。

他垂眸看身边的空处,轻声道:“坐会儿。”

云厘站在原处没。

片刻,她开口:“你喝多了。”

云厘把暖球递给他,傅识则盯着看了好会儿,伸接过,原本已冷到失去知觉的稍微有了点感觉,他坚持:“坐会儿。”

不想和酒鬼掰扯,云厘无奈地坐在他旁边。

吊床在重力的用下呈倒三角,两人的距离被迫拉近。

傅识则低眸,拉过她的腕,将暖球放回她心。掌心的暖和腕处的寒凉形成巨大反差,云厘的注力却全部集中在那冰凉的触感上。

傅识则没有松。

他将云厘的另只拉过,覆在暖球上。

时间像定格在这画面。

她看见七年前初次见到的少年望向她。

他慢慢地靠近,唇贴在她的右耳边。

“你不追我了么?”

片段4: 对云厘的感情并不是突如其来。

偶然见到她高中照片那次,他就认出了她——多前做机器人那高中生。

只是他不再是当那他。

他也并未把两人戏剧般的重逢放在心上。从前留意的人, 他无像对待陌生人一冷漠, 也不会像少时那般去关注。

对于她的心思, 他看的一明二白。

起初他从未考虑这件事。

他再没有力量, 去建立一份新的羁绊。

然而, 她却像是要和他死磕到底。

明明不敢社交, 却总能有莫大的勇气支撑她前进。

看似柔软,却又莫名的坚强。

不知不觉,他心中的天平却早已歪了一大片。

在知道当她来西科大找的人是他后, 一腔情动被打翻,只留下遍地的苦涩。

我早已不是你向往的那人。

即便不是我,你依然能遇到一,像你一勇往直前的另一半。

但他不能接受,她放弃的原因是,觉得自己在自取其辱。

明明没有勇气向前的是他自己。

她不该受到任何委屈。

既然她走了那么多步后,依然坚定地喜欢他。

那剩下的路, 就该由他来走完。

图源百度,侵删

关于竹已(竹已玩具项链),竹已(竹已玩具项链)的介绍到此结束,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zhuoseo.com/news/22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