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行业新知 正文 下一篇:

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抽烟)

大家好,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抽烟)相信很多的网友都不是很明白,包括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抽烟)也是一样,不过没有关系,接下来就来为大家分享关于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抽烟)和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抽烟)的一些知识点,大家可以关注收藏,免得下次来找不到哦,下面我们开始吧!

看守所和拘留所两者之间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一样,有本质区别。看守所关押的都是涉嫌犯罪嫌疑人和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强制看押场所。拘留所,是一般违法人,针对其违法的法律给与的拘留处分。合并最高20日拘留。两者来讲,前者是犯罪嫌疑人,后者是一般违法人。违法和犯罪有本质区别。

看守所和拘留所区别在那里

派出所 看守所 劳改队 区别有多大!

其实每个人都会觉得犯了法无非就是坐牢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你可大错特错了,你一旦被抓案件较轻也就拘留几天罚点款了事,一旦案情重大牵扯越大,你会知道你将面对什么吗?

我们先从被抓进派出所开始!

首先从你被抓开始就会被送一对(银手镯)手拷,在关押时会取掉,中间录口供,签字,录指玟,然后体检,等待体检结果出来会按照案例大小被送进看守所或者拘留所!

其实派出所还好不会为难你,只要你配合回答老实交代问题!里面可以让亲人带东西送过去

抽烟吃的都好,压力稍微没有那么大!

等体检结果出来被送进看守所,在我看来在看守所里压力最大,因为很多都是刚过去,在刚进过渡号的时候有个案犯在值班时割腕,还好当时发现了立马呼叫管教民警,当时过来三位管教对他进行了心里舒导,这才放下……而且他竟然在放风时喝尿,把医生都惊呆了,简直是……还有一个年过七旬的也是中午值班的时间坐在地上哭哭了整整一个小时,当时都被吓醒了,你知道人在精神崩溃时有多难受吗,整个监室那几天每天死气沉沉,心里别提多压抑了!

过渡号呆了八天都希望早点分号免得压力越来越大,分下去之后每个监室从原来的最多十二人变成了十八九个,从单人单铺变成了大通铺,刚分下去只有号长接待,分别问了每个人的身份为什么进来的,然后给你分铺位分工位……我在的那个监区号长是个毒犯,判了十二年但是在看守所就呆了三十几个月,号长也当了二十几个月,他的心愿一直都是下劳改队,确实是看守所没多大地方,面积就那么大一点,除了睡铺和风场,每天面对三十几个月呀,其实他要是走程序时积极配合估计老早都下队了,大家知道要走什么程序吗?给大家讲讲

第一检查院提审

第二批捕

第三开庭

第四宣判

判决结果一出来你就等着下队!

中间如果不出问题,连案都抓捕的话程序会很快!单人单案最快!

其实之前发表过一篇关于看守所的生活记录文章,有网友留言评论,会不会在里面挨打,受欺负,上账会被号长拿走等。今天我会一一告诉大家!

1 首先现在里面是全监控,基本上是无死角,个别死角也是人为的,管教给了号长权力,有不听话的做事做的不好的打架的,肯定会有人管,那得看号长心情!不听话做不好事挨两巴掌很自然!打架的话就严重多了,号长会告知管教给你重新调号,而且还罚你戴几天三十斤重的脚镣!在里面你要是本地人还好,我当时在过渡号时有一个江西的犯的是强奸未成年14岁而且还不止一起,监区最忌强奸,他是外地人也就算了犯强奸还是未成年,进去他不受欺负才怪,脏活累活他肯定跑不了,挨欺负是分分钟的事!

2 其实现在没有所谓的 上账会被号长拿走之说,最多每个月会让你分摊买号内日用品!

其实为什么要下劳改队呢?因为劳改队可以挣分而且还有工资,表现好了还可以减刑几个月,在看守所呆在久表现在好你也减不了刑,而且劳改队的生活每周还可以改善,每天有工作做你也不会胡思乱想,压力相对要小很多,而且每个月还可以见家属!说到底不管里面怎么好坏,都是遭罪,为什么非要受那份罪呢,在外面的花花世界不好吗,非要把自己弄进去,警戒大家千万别犯法,我在里面认识很多,因为借自己银行卡给别人用,然后被抓,借他卡的是他多年战友,因为犯了洗钱罪,故身边如果有这样的不管任何人千万不要相信,以免面临牢狱之灾!

看守所里的七日,拘留所里的八天,一个亲身经历者的自述。

人生本就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每一个阶段都充满了不同的艰辛。生与死往往只在一念之间,生活的万花筒里,也许你不懂得某些规则的细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有些错误不是故意的,但是它同样加速了人的不断成熟。

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不犯一点点过失,有的人从一段过失中逐步变得强大,有的人则根本不以之为戒,相反却助长了为非作歹的傲气。

公安机关下发的通知书里,小伟即将被拘留15天,憨厚的父亲颤抖着手在上面签了字:他压根没有想到事情的后果这么严重。从父亲那沮丧的神情上可以得知,他的内心有一万个不愿意。

等公安人员前脚刚走,父亲恨恨地瞪了小伟一眼,转身朝小伟的爷爷房间里走去,他几乎用哀嚎的口气说:“爹,您的孙子要坐牢了,您赶紧到大队屋里找书记说情去,不然他将来讨老婆都难。”爷爷干咳了两声,极不情愿地站起身来,用手摸索了好久,才找到那根栗树做的柺杖,嘴里骂骂咧咧着:“瘟小鬼,什么人不打,偏偏你要打民兵连长,活该……”说是这么说,爷爷迈着沉重的脚步,佝偻着身子,一步一躬地向村委走去。

爷爷回来了,沾亲带故的副书记明白地告诉他:“孩子打人的事,本来出点医药费就可以解决的,关键他打人的动机是阻碍了村委打狗的运动,全乡都在执行,经孩子这么一闹,消灭‘狂大病’的工作又有谁敢去执行?”乡里的派出所所长再次传讯了小伟,爷爷不停地告诫他:“低头认个错,不要犟嘴!”可十八岁的小伟哪里听的进去,他不断地申辩道:“明明是他要吊死我家的狗,我说了几句,民兵连长上来就是推推搡搡,打不过我又重新想扳回面子,我恨不过拿起一块砖头把他的头打破了。”其实问题并不大,他硬是拖着我到大队屋里去接受批判,说明他的伤势根本就没有夸张的那么严重。

所长两眼一瞪:“什么?叫你到村委来就是问题不大?”小伟依旧很倔强:“难道村委是过去的衙门,小小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对方立马气不打一处来:“孩子,你还年轻,凭你把村委比作衙门,按过去的时候,就可以把你拘留起来。”两个人的谈话不欢而散,自然死不承认错误并未减轻对小伟的惩罚,在接到通知后的第五天,父亲和舅舅俩人带着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将小伟送到了县拘留所。

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区别抽烟)插图

当时的拘留所座落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不远二百米处就是火葬场。四周都是高高的围墙,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铁丝网,有没有通电,我们只能从小说中猜测,反正在5年前,这里发生了一起逃狱事件,因为在看守所东北两面都是广袤的稻田。

经过简单的登记和交接,狱警跟小伟讲了一些细节,其中拘留所的条件不会比看守所里的条件好,二者拘留所离看守所较远,你又是今年夏初唯一的一个被拘留者,送饭巡逻都不方便,这样:你先在看守所里呆上几天,只要有一个人来跟你做伴,立即给你换地方。

狱警把小伟带进了一座二层小楼前,那黑漆漆的大门上赫然写着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门前有两个持枪威立的哨兵,门‘咣当’一声开了,里面立马显得有点阴森可怕,阳光要从二楼的飘窗里射进来,灯白天也是亮着,经过一排排过道,东转西拐,终于找到一个安身之地,里面有五六个候审人员,有七八张木板做的床,门的后面既是厕所,又是洗涮用的地方,铁门一关,飘窗里的光是没有阳气的,几乎一整天都在阴天里度过。

在这里,无论你牛高马大,还是威武俊气,人一旦失去了自由,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那种度日如年的日子真的不好受。

看守所里的候审者,来自五湖四海。有来自武汉的惯偷,也有来自淮阴的敲榨犯,其余的是宁镇一带的贪污者,利用会计之便,挪用公款。

并未有想象中的狱霸和凶神恶煞的人,相反聚在一起,只要有合的来的人,恨不能跟你掏心窝子。白天谈、晚上也谈,等灯光显得越来越亮,就知道一天已过去十二个小时。

早晨和晚上都是二两稀饭加几根萝卜干,中午除了青菜豆腐和四两南瓜饭,这可能就是八两米的来源吧!二楼的阳台上每隔15分钟就有一个荷枪实弹的哨兵巡视,凡是利器及不明物体是不允许带入的,抽烟只是一种奢望,连皮带都不允许,毕竟是夏天,拖鞋一双,洗衣粉、牙膏、牙刷,换洗的衣服兼几袋卫生纸,当然也有大小两个塑料盆。

看守所里的星期五是每个在押者的渴望,不但中午的伙食有几块猪肉和土豆,晚上还可以到会议室里看看报纸、电视。大部分都是教育片,期间有狱警向他们宣扬法制知识,凌晨五点半有半个小时的放风,所谓的放风其实是在监狱的小门后侧十几个平方的院子里,太阳还没有出来,能看到天上的星星。那时,见到阳光的第一眼必定十分刺眼,在看守所里的120个小时内,太阳和自由一样具有无比的诱惑力。

看守所里的第六天,是在歌声中度过的。隔壁的狱室里新来了两位女孩,她们同样不堪忍受失去自由的煎熬,早晨是半个小时的嚎啕大哭,紧跟着是半个小时的‘冤枉啦!救命啦’,搞的是两个狱警来回地守候在这两个房间的阳台上,由于看管不方便,这两女的偷换着上厕所,狱警便在我们的上方时不时的叮嘱几句:“不要大声喧哔,注意肃静。”然而她俩根本不听,从早晨8时唱山歌,一直唱到下午4时,等到唱累了,天麻雀不叫自息。

在失去自由的六个日日夜夜里,小伟第一次感到女性给生活带来的快乐,那声音尤为悦耳动听,尖叫、唉声叹气,都带有一种莫名的诱惑。

是貌若西施也罢,宛如貂蝉也好,女人在监狱里的操作让几个哨兵头痛不已。因为她们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恨,有可能光着身子在单一的房间内走来走去,也有可能把衣服撕成条条状,打个结,做出令人想象不到的事来。

不知为什么,渐渐地带有嘶哑的声音给每一位狱友带来了享受般的猜测:她们一定是受了委屈,或确实干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他们更多的是渴望,渴望性和爱对生命的重新洗涤,真的,只有一个人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那种以分钟计算的失落、孤独和欲望,是多么的强烈,又是那么的无奈。

她们那泼妇似的耍赖,在这里转化成一种令人向往的激情,这种激情在短期内会造成每一个男狱友的奇思妙想,今晚是个难眠之夜,假如有一种‘崂山道士’的穿墙之术,小伟心想:今晚两边的男人都会争先恐后地去做,哪怕明明是一种得不偿失的劳累,宁愿花下死,究竟值不值得?仔细斟酌一番,仿佛这不过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情结,至多只能算是春阿一梦。(待续)

END,本文到此结束,如果可以帮助到大家,还望关注本站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zhuoseo.com/news/22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