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男孩(玉米男孩儿)

这篇文章给大家聊聊关于玉米男孩(玉米男孩儿),以及玉米男孩(玉米男孩儿)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哦。

【儿童故事】卖玉米的小男孩

从前,有一个勤劳、聪明、乐观向上的小男孩,他名叫户晟。他家住在农村,每天都会帮助家里耕地、除草。8岁那年,他的双亲因病去世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跟着奶奶相依为命的,每到假期时,他会去田地里采摘新鲜的玉米,并用跟着奶奶用自己的小车拉到城里去卖。

户晟的眼神很好,经常能够挑选出最优质的玉米,而且他最喜欢吆喝,每次准备好摊位,都会吆喝:“快来尝尝又甜又嫩的玉米嘞,乡亲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大伙们都被他的声音吸引,每次他一来摆摊,都是一抢而光,他的客户们称赞他的玉米新鲜、美味,时间一长,还积累了不少老主顾。

有一天,一位开粮仓商人路过,看到户晟的玉米质量不错,而且也很会卖玉米,于是并向他提出购买他的玉米的请求。

商人说:“小伙子,我看你玉米卖得不错,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来购买你的玉米,你可以直接把玉米卖给我。”

户晟想了想,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他可以把玉米快速卖掉早点回家,也可以不那么辛苦。于是他跟商人约定好,每周都给他送一次货。商人同意了。

商人的生意不错,他有渠道把玉米卖空,然后他又开始找户晟了。后来商人提议,是否有玉米以外的衍生品,他也可以收购。

户晟想了想,说:“玉米产生的废弃物可收集起来,制成有机肥料卖给农民。而且我还可以跟我奶奶说说,让她把玉米加工成玉米饼干、玉米棒和其他美味的食品,这样就可以卖不同的商品了。”

商人对小男孩的想法很感兴趣,并决定与他合作。户晟越做越大,终于生活越来越好了,同时,他也认真求学,考上了大学,半工半读的方式,也帮助他更早地经济独立自由。

随着户晟的玉米产业逐渐扩大,他开始考虑更多的创新方式来提高生意。他意识到,如果他能够建立一个品牌,并在社交媒体上推广自己的产品,那么他的事业将会大有作为。

于是,他开始了对市场调查和分析,以确定如何更好地推广自己的产品。他雇佣了一些年轻人来帮助他设计一个漂亮而又有吸引力的Logo,并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广告。同时,他也使用了其他的营销手段,如在当地电视台播放广告、与其他商家合作等,以吸引更多的客户。

随着时间的推移,户晟的企业变得越来越成功,他开始向其他地区扩展他的玉米产业。他买下了更多的土地来种植更多的玉米,并聘请了更多的员工来帮助他管理企业。他还开设了一个培训中心,教授其他农民如何种植优质的玉米,并提供技术支持和市场营销策略。

今天,户晟成为了一个著名的玉米制品品牌,他的产品在全国范围内畅销。他也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声望,因为他帮助了许多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并且在整个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勤劳、聪明和乐观的态度。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积极寻找解决方案的态度是成事的关键。

还记得那个背弟弟下山的“凉山男孩”吗?他过得怎么样?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为:2018年2月2日,吉觉吉竹背着弟弟下山,前往易地扶贫搬迁的外公家;下图为:2021年2月24日,吉觉吉竹和弟弟在越西县南箐镇新家附近的油菜地里玩耍。新华社记者 田建川 摄

你是否记得这张照片?

2018年2月,新华社记者在四川大凉山冒雪采访途中,偶遇彝族9岁男孩吉觉吉竹背着1岁多的弟弟,在雪地中跋涉,他们正和母亲一起搬家,去易地扶贫搬迁的外公家住。

新华社播发的《下山,哥哥背你去新家》图片故事,直击心灵,让无数网友泪目。这组图片报道获得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人们在点赞国家脱贫攻坚政策的同时,也深深地记住了这个眼神坚毅的“凉山男孩”。

如今,“凉山男孩”一家现在过得怎么样?春节后,记者赶赴大凉山对他们进行了回访。

走出深山 搬进新家

作为自主搬迁户,吉觉吉竹一家得到了3万元的“彝家新寨”建房补贴。如今,他们告别了深山上的土坯房,于2019年3月住进了宽敞结实的砖混结构的新家。

新家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南箐镇,这里是平坦的山谷盆地,交通便利,坐班车十几分钟就能到达越西县城。

他们曾居住的老村,海拔超过2800米,环境恶劣,人们在土里刨食,贫瘠的旱地里只能种点土豆和玉米。

老村距离越西县城80公里,坐班车要颠簸5个多小时,翻山越岭,九曲十八弯。从地图上看,出来的路线就像绳子一样绕。

贫困,也如绳索一般,勒住了群众的双脚,“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

在国家东西部扶贫协作的行动部署下,对口帮扶四川凉山州的广东佛山市投入1000万元,在南箐镇建设了达布新村。2016年,达布村63户贫困户共314人实施了易地扶贫搬迁。

作为建档立卡户,吉觉吉竹一家已于2014年脱贫。他的父亲在外地务工,这些年攒了点钱。2018年,吉觉吉竹的父亲决定自主搬迁,在紧邻达布新村的县道旁建起了一栋新房子。

下山,开启新生活。

“山下真好,有很棒的篮球场”

↑吉觉吉竹兄妹三人行走在乡村道路上(2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王瑞平摄

对于吉觉吉竹兄妹三人来说,自主搬迁后最大的改变来自教育。

外表俊朗的吉觉吉竹,是他就读的南菁镇中心小学的“名人”,他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拥有不少“粉丝”。

在学校篮球场上,一场篮球比赛正在进行。胯下运球、过人、三步上篮,他娴熟的球技引来阵阵叫好声。

谁能想到,在从山上搬下来之前,吉觉吉竹连篮球都没有见过。

那时,他所就读的小学,位于山脚下的申果乡,距离他家有200米落差。由于山路陡峭崎岖,吉觉吉竹每天上学要花去大约一个半小时。

“放学回家的路就是爬山,很费劲,走不动,中间要休息八九次。”吉觉吉竹说。

现在,他和妹妹只需步行15分钟,就能到达就读的南箐镇中心小学。

吉觉吉竹的童年是在山上度过的,和小伙伴用弹弓打鸟、爬树、挖土豆。他没有上过幼儿园,因为那时村里没有。

刚从山上搬下来时,他不适应,由于只能说一点点普通话,他的朋友也不多。但吉觉吉竹学习得很快,他现在和妹妹都可以用很流利的普通话和别人交流。在记者采访时,他们还充当了母亲的翻译。

吉觉吉竹非常热爱篮球运动,学校的标准篮球场是他释放自信和活力的舞台。“山下真好,有很棒的篮球场,山上没有。”他说。

如今的吉觉吉竹,接触了更多的“外面的世界”。家里有了电视,有了4G网络和智能手机。他认识了科比、詹姆斯、库里,并把他们视为偶像。他的梦想是成为出色的篮球运动员,能代表国家去比赛。

现在,读四年级的妹妹参加了学校的合唱团,最小的弟弟则在达布新村上幼儿园。

孩子们良好的教育环境让吉觉吉竹的父亲吉足什日十分感恩。他的妻子从没读过书,而他也只读到了小学一年级。由于不识汉字不会说普通话,至今他的妻子都不便外出务工。

贫困的代际传递,在这个时代将被教育阻断。

在义务教育“三免”、生活补助和营养改善计划等教育项目的呵护下,兄妹三人正像小树苗一样快乐茁壮地成长。

油菜花开,春天已来

2020年8月,吉足什日在江苏省宿迁市一个建筑工地务工时,从9米多高的吊塔上坠落,昏迷了23天。出院后,他被鉴定为八级伤残,目前正在家休养恢复。

大难不死,吉足什日直言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他一度也非常焦虑,家里的“顶梁柱”塌了,以后该怎么办?孩子们怎么办?

生活总会遇到坎坷波折,但时代已不同。

当地干部很快上门对他的情况进行调查了解,并启动了返贫动态监测机制。同时,镇村干部还帮助吉足什日联系了公益律师,协助处理工伤赔付等善后事宜。

今年春季一开学,吉足什日的妻子被安排到南箐镇中心小学的食堂去做饭,每个月有2000元收入。在增加家庭收入的同时,也方便她照顾行动不便的丈夫。

“等他病愈后,我们会根据其身体情况,考虑通过安排公益性岗位等多种方式,防止这个家庭因病返贫。”南箐镇镇长吉木伍牛说。

在脱贫攻坚的阳光照耀下,吉觉吉竹一家的命运因此而改变。油菜花开,春天已来。(本报记者田建川、王瑞平)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卖玉米的小男孩

#记录我的2023#

这几日,楼下早市的路边有一个卖玉米的小男孩混在一群大爷大妈中摆摊,格外显眼。

小男孩应该十岁左右,瘦小单薄的身子,穿着一身泛黄的衣服,上面短T,下面短裤,趿着一双灰蒙蒙的拖鞋,低垂着头守在一小堆排列整齐的玉米前,玉米的表皮被撕开了一半,露出里面金黄的玉米粒,旁边靠着一个用纸片写的3元一根的小小招牌。

他是极少抬头的,更谈不上主动招呼客人,遇到有人上前去买,他也只是帮人挑选,然后出示收款二维码,极少言语。

今天我下去得晚点,看到他旁边多了位3、4岁的小女孩,只见他满脸笑容地不知与小女孩说着什么,小女孩也欢快地回应着。这应该是他原有的样子吧,我想。

对于这个小男孩我是怜悯而赞赏的,怜悯他小小年纪便承担了赚钱带娃的重任,赞赏的是,他太懂事了,当今社会像他这样的小孩真的太少了!

回来,跟大崽讲了下,希望他能有所触动!

玉米男孩(玉米男孩儿)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玉米男孩(玉米男孩儿)、玉米男孩(玉米男孩儿)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zhuoseo.com/news/22955.html